電線電纜網 > 娛樂休閑 > 多個民族的生息繁衍(完整版)

多個民族的生息繁衍 - 無圖版

kpsleoq --- 2015-04-25 16:48:26

1

  在我上小學的時候,寨子里是沒有自來水的,在記憶的熒屏中,依然保留著清塘那口古井的莊嚴形象。

   清塘村南有一條路叫花石路,而古井就在花石路邊上。這口井深約三米到四米,寬米余,井口是一個正六邊形的模樣。井的的旁邊用水泥和石板鋪著,井口上有一塊大青石作井蓋,每次村民把水取出來后都要把井蓋蓋上,生怕塵埃玷污了這純潔的“母親”。井的上方有一棵大柳樹,我,雙柱和皮蛋三人的手拉在一起才能把它圍起來,定是有些歷史了。村中的花甲老人說,這棵柳樹是一棵神樹,是守衛我們清塘的英雄,因此,我們不僅尊重這口井,也很敬畏這棵樹。

   再說那井,井蓋是一塊大青石,而井身則是大理石,上面雕刻這龍和一些不知名的動物,可能歲月久了,有些已模糊了。也沒有人知道它的確切的來歷,大約在明朝時就存在了吧!有這樣一個傳說,明朝有一個官員在官場得罪了當朝宰相,宰相上書皇上,誣陷他造反,皇上不分是非就把他貶到西南這蠻夷之地。他來到這里,非常悲憤,欲以一死來解脫,恰見一口井,欲投之。忽然從井中飛出一條白龍,問他為何如此悲傷,得知情況后,白龍遂給他一棟華麗的房子和一筆財產,讓他自由的生存,并且可以取食井中之水。此人便定居下來,時代繁衍,形成了以后的土司刀悶氏圖。刀氏后人感恩白龍,于是每年過年要祭拜此井,至今已不是刀氏一族祭拜了,而是全寨的人都祭拜。此井也因此名為白龍井。

   清塘有三個村民小組,有十五個民族,白龍井從明朝至今,哺育了好幾個世紀,多個民族的生息繁衍了。在進入新世紀之前,它都是清塘所有村民的“母井”,村民的做飯,洗衣,飲用以及牲畜用水,無一不是從這口井取的。來看井中之水吧,井水有些碧綠,盛在桶里或石缸中卻清澈的很,喝起來很清涼和甘甜。有時候,很多小鳥、野雞、或是狐貍等動物,也會偷偷地來喝,生怕人類把這甜美的泉水喝光了。挖井人早已不在,古井卻完整的保留了下來,莊嚴的立在村南的花石路邊。

   還記得那些擔水的日子,雖苦但卻是樂的。

   那時候因為貧窮,父母是忙得不可開交的,而喝水是他們忙的一項活兒,水問題是必須解決的,因為每天做飯、洗衣、人和牲畜用水大約要四擔到五擔,而我家因為多養了些牲畜,是必須用六擔的。每天眼看著母親瘦小的身體擔起那一擔擔沉甸甸的水,心里很不是滋味,于是也跟母親去擔些。剛開始的時候是一小半桶,隨著年齡的增大也就慢慢增多了,慢慢的一個人也去擔些,有時是和雙柱、皮蛋一起去的。下雨天去擔,總是摔跤,帥的眉青臉腫的,讓人哭笑不得。還記得有一次,我摔倒了正好倒在路邊,腿被尖尖的籬笆樁穿了進去,穿的很深,血一直流著,疼得我麻木了,也急的雙柱和皮蛋哭了。后來,父母把我送到老村醫趙大爺的哪里,慢慢的才好了呢。那疤痕至今還在,那是我最忘不了的記憶。

   古井伴我成長,每次我傷心難過的時候,都要和它訴說,它總是用微笑的臉龐和甜美的泉水安慰我和鼓舞我;每當我快樂高興的時,它和我一起分享,歆受著我的快樂。從我離開村子出來求學那天起,已有八年之多,雖也偶爾回去次次,與之卻未曾蒙面(因為我家在村北,離得太遠)。古井猶在,鄉韻仍存,漂泊的我依然戀著鄉情、鄉風和鄉俗,忘不了那些點滴。

   因聽說去年大興水利,家家戶戶都裝上了自來水,修了蓄水池,享受著自來水的方便,卻早把那空白龍井遺忘了。心中猜想白龍井的慘景,不由得又憶起了往事。

-- 結束 --
15307期3D开奖号码